一位武漢重癥家屬的困境:父親從隔離點去方艙醫院,又被拉回隔離點

高歌2020-02-10 21:52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高歌 在過去的24小時里,陳赟經歷了從社區隔離點拉去方艙醫院,又因血氧量低不予接收,原路而返的周折。

“我的東西都被踩爛了,被子都丟了,沒有力氣搬了,”今年55歲的武漢市民陳赟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2月9日下午5時他從所在的隔離點上了一臺救護車,去往武漢一家“方艙醫院”。

“救護車像公交車一樣,一路拉人,一路下人”,串聯各隔離點的確診病患,最終同車的十幾號人中的大部分人都被收治,僅有陳赟和另一位患者是例外。

經過5個小時的等待,陳赟因為被測出血氧值低,屬于重癥并未被方艙醫院收治,從隔離點派出的救護車司機由于沒有收到來自任何一方的指示,原路返回。丟了被子的陳赟找了東西湊合蓋了一宿。他跟家人電話說:“還不如不折騰了。”

隔離點并不具有醫療屬性,僅能起到區隔篩選的作用。正常情況下,隔離點經核酸檢測為陽性的確診病例,應該按照輕癥患者送往方艙醫院、重癥送往定點醫院接受相應的治療的路徑。

根據國家衛健委2月4日發布的消息,從3日開始在全國23家地方方艙醫院當中調集20家方艙醫院及3個移動P3實驗室支援武漢收治觀察病例和輕癥疑似病例的診療檢測工作。另據《湖北日報》消息,截至2月5日,武漢市已經改造完成和正在改造的“方艙醫院”包括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等13處。

按照武漢市防疫指揮部部署,武漢正集中落實“四類人員”分類集中管理措施,方艙醫院的定位則是,主要收治輕癥患者與65歲以下的病人,將更優質的醫療資源留給重癥患者、身體較弱的老年人,優質的醫療資源是指31家定點醫院。

陳赟的遭遇令家屬憂心、困惑: “我們能夠理解方艙醫院只收治輕癥患者,但因為是重癥患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方艙醫院無法收治而返回隔離點,這正常嗎?”

2月9日晚,在隔離點工作者幫助之下,陳赟的家屬給他送進去了一罐氧氣。在被原路送返的24小時里,除了不斷地聯系社區、聯系指揮部、聯系媒體,陳赟和他的家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焦急中等待被救治。

而根據武漢市衛健委2月10日早間公布的“全市定點醫院病床使用情況(2020年2月9日)”,31家定點醫院共開放床位10300張,已占用床位10087張,剩余床位378張。

從家到社區隔離點

陳赟在1月28日開始發燒,至今已有14天,目前血氧值低,呼吸困難,渾身乏力不能進食,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

陳赟的兒子陳正維告訴記者,出現發燒咳嗽癥狀之后,陳赟就開始了自我隔離,陳正維作為密切接觸者,也進行了隔離,但由于陳正維沒有任何癥狀,因此他負責給父親送飯、送藥,后續去醫院就診,也是由他一路陪同。

服用了幾天拜復樂和達菲的陳赟并未出現明顯的好轉,發熱癥狀反反復復。2月1日,在陳正維的陪同下,陳赟去了武漢一家三甲醫院做了CT檢查。檢查報告顯示,雙肺感染,醫生建議他回家隔離觀察:“我們醫院沒有核酸試劑盒,確診不了,可以去定點發熱門診,你們自己想辦法。”

陳正維告訴記者,考慮到父親當時的情況不好,他選擇先送父親回家休息,自己去了一家定點發熱門診查看情況:“當時排隊的人很多,我覺得就算我父親沒感染(新冠肺炎),過去了也難保不會交叉感染。”于是陳正維一家選擇繼續居家隔離觀察。

2月3日,一顆心懸而未定的陳正維一家輾轉聯系到了一家醫院的核酸檢測資源,幾天后收到的結果為陰性,居家隔離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但陳赟病情仍未好轉,反倒“越來越虛弱”。而回溯從核酸檢測到拿到結果這幾天的經歷,陳正維覺得確診流程很長,過程復雜且不明確。

“這個時候我們開始覺得光吃藥不是辦法,哪怕住院打針呢?”于是陳正維系了他們所在的社區,2月7日晚上,陳赟到社區隔離點隔離。2月10日,陳赟在這家隔離點所做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由于陳赟有糖尿病等基礎疾病,又一直未退燒,一度情況危急,“必須向上級醫院送診”。

“血氧值低,情況危急,生命有危險,不予收治,建議往一級醫院送治。”這是2月9日晚十點左右,陳赟收到的方艙醫院的意見。

送往方艙醫院卻原路而返

選擇去隔離點在陳赟一家看來原本是一個轉機。

陳正維說:“我們當時聽說隔離點是有醫生的,原本應該由社區的醫護車接送病人去隔離點,但當時社區資源不足,沒有這個能力,是我開車把父親送過去的。”

但之后發生的事情使他們意識到隔離點能夠起到的作用是篩選區隔,相關的醫療資源并未匹配。“和在家里隔離一個樣,不過會有人按點送飯,詢問體溫。”

唯一不同的是這里可以很快做核酸檢測,也是因為這一次的檢測結果為陽性,才有前述陳赟被拉去方艙醫院的一趟經歷。

陳正維告訴記者,從2月7日父親進入隔離點之后,家里人就沒有再見過他。這幾天陳赟所服用的藥物是之前家里聯系社區醫生開的。“那個醫生很耐心,把每一個療程給他說好,我們再想辦法把藥送進去。”

有關2月9日晚的具體情況,陳正維全程是聽父親轉述的。

當天下午5點半,有醫生通知陳赟收拾東西上救護車,但并未說要送去哪里。“我們接到電話都蒙了。”陳正維說,救護車從隔離點開到方艙醫院大約用了一個小時,在方艙醫院等待檢測花了3個小時,收到無法收治信息后,救護車不知道該往哪里送,于是叮囑陳赟和另外一名重癥患者上車等著,沒過一會就“哪兒來的回哪兒去”了。

陳赟所在的隔離點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隔離點一沒有藥,二沒有針。對于病情比較重的情況,我們除了密切關注,什么都做不了。”隔離點屬于社區的管轄范疇,并不具備醫療救治的能力。

據他反映,陳赟并非孤例,此前也出現過年紀大的患者從隔離點送出去,但醫院不收又返回的隔離點的情況。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們也有心無力,我跟他們說,我只是一個工作人員,能幫你們的我盡力,幫不到的你們也別怪我,我能力也就這么大。”

接下來該去哪兒?

“現在的實際問題是必須得往上送,只要是核算檢測結果為陽性,我們社區就派車往上送,但往上送就得排隊,哪怕打市長熱線也是一樣的。”上述工作人員稱,正常的流程是,隔離點的疑似病例會在1~2日內被安排進行核酸檢測,確定陽性之后,隔離點派車送往方艙醫院。“如果方艙醫院不收,其實跟隔離點就沒有什么瓜葛了。”

他進一步表示:“陳先生的這種情況已經確定不宜在隔離點繼續待下去,應該去醫院治療,他在這里也是一個隱患,我們已經把他的情況上報了,”有關被方艙醫院退回的事情,這位工作人員說,他得到的反饋是, 陳赟應該聯系上面的指揮部,但他不知道“上面的指揮部,到底是哪里?我們比他更著急”。

從大年初六被派至這個街道工作至今,這位工作人員說他的電話每天響個不停,有時候凌晨都要從臨時住的酒店趕過來。我做這個工作不抱怨,有時候忙起來了,急起來了,不一樣,但我平時說話也不這樣。“我希望不要被投訴,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

隔離點不是醫療機構,方艙醫院可以理解為是簡易的醫療機構,他認為,遇到陳赟這樣的情況,應該是一級級往上報,作為重癥患者不應被從輕癥患者中間被篩選出來,再送回最初級的隔離點。“我就是一個聯絡員,藥或者氧氣,哪怕我自掏掏包都行,但是醫院我聯系不到。”

從2月9號晚開始,陳正維已經向他所在的社區、街道、區撥打電話反映他們一家所遇到的現實困境,一位街道工作人員給他的回復是,情況已上報,但仍需排隊等上級單位的安排。

回溯父親的患病原因,陳正維告訴記者,完全不清楚。他們所在的區域屬于中心城區,大學眾多。“從12月開始,我們的意識比較強,一直戴口罩,但官方口徑都是未見人傳人,甚至到武漢封城,很多老一輩的人還是不警覺,出門也不戴口罩。”

而向外界發出尋求救助的信息對于陳正維的家庭而言相當于把重要的隱私袒露出來,陳正維說他的長輩還是有顧慮的,但他仍希望將過去24小時經歷通過匿名的方式發布出來的原因在于,希望能為其他具有相似困境的家庭提供借鑒。“已知的重癥患者是否還要從隔離點送去方艙醫院,而方艙醫院不能收治下一步的治療安排是否能夠更加明確?”

(應受訪者要求:陳赟、陳正維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 易投配资 江苏省快三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3儿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公司先选金多多联系 佳境配资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吉林快3最新开奖 四川金7采开奖结果 买体彩七位数的技巧 股票大宗交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