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宴后的百步亭

陳月芹2020-02-06 20:56

圖片:第20屆萬家宴“開鍋”現場 (來源于網絡)

經濟觀察報 見習記者 陳月芹 一則“社區多個樓棟發熱”告示漫天飛舞,將地處武漢市區東北的百步亭社區,重新拉回輿論的中心。

盡管2月4日百步亭社區對媒體的一次回應中說沒有確診案例,然而在這個管轄11個小區,13萬居民的社區中,“發熱”、“新冠肺炎”,一定是過去兩三周中最重要的關鍵詞。

百步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源于在2020年1月18日農歷小年這天舉辦的一場聲勢浩大的“萬家宴”。

盡管宴會前一天,武漢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2例,已治愈出院19例,在治重癥8例,死亡2例。但是真正讓百步亭為世人矚目,是兩天后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提示新冠肺炎“肯定會人傳人”。

如臨大敵的網民在嘗試尋找當地政府和衛生部門沒有對疫情給予足夠重視和準備證據時,在當地媒體《楚天都市報》19日的頭版頭條上找到了他們想要的:

“2020年的萬家宴匯聚4萬多家庭、13986道菜肴。當天,百步亭社區內,9個居委會特設樓棟、片區、苑區、社區等家宴,邀請社區空巢老人、失獨老人、志愿者等走出家門,品家宴、慶團圓。”

很難證明,今天社交媒體上熱傳的百步亭社區樓棟發熱信息,能與當時的大型聚會嚴格對應起來,但社區工作人員目前已經在疫情中筋疲力盡確是事實。武漢市長周先旺也就此反思政府“預警不夠”。

經濟觀察報獲取的信息顯示,一些社區內的“高度疑似”的重癥病人參加過那場“萬家宴”。

當時整個社區都對疫情毫不知情嗎?一位名為許志的社區工作者說,他周邊的社區工作人員是知道的,“18號當天武漢還沒有封城,但我們有內部一些消息,說會封(城)。但是宴會還是照常搞了”。

萬家宴前,許志私下讓家人和朋友不要去參加,但自己還是去了。

由于并沒有準確的確診數據和結論,萬家宴反而成為了居民們不愿主動提及的話題,因為眼前社區普遍出現的發熱和疾病,需要他們全力捱過去。

“發熱”的百步亭

葉琪一家住在武漢市江岸區百步亭社區,父母均疑似感染,63歲的葉母在1月21日便出現高燒癥狀。

早先的新聞說醫院發熱門診開始超負荷,倡導出現發熱、咳嗽的輕癥病人居家隔離。“當時媽媽情況還好,只是發燒,就居家隔離了5天。” 葉琪說。

后來葉母開始呼吸困難,1月28日去社區指定的漢口醫院發熱門診做CT,醫院診斷雙肺感染,高度疑似病毒性肺炎。由于沒有試劑盒,至今未能確診。

15天來,葉母每天去醫院打針,但病情日益嚴重, 2天前已出現多次暈倒休克,再去復查時,醫生說肺胃肝臟等器官開始衰竭,讓家屬趕緊聯系社區安排住院。

葉琪梳理了母親去醫院的時間段:如果上午8點去醫院,下午大概3-4點回;如果晚上7-8點去,得到第二天凌晨5點回家。有一次夜里11點去,也到第二天5-6點回來。

“我們一直想減少媽媽在醫院的時間,避免交叉感染,但誰也不知道哪個時間段醫院人少一點。”

葉母每天除了在醫院排隊和打針,就是在家昏睡。但不打針更不行,“媽媽快熬不住了”,葉琪說。

葉琪每天和社區溝通,一直按照要求自行隔離,按序排隊,聽從社區安排。她能理解有十幾萬居民的百步亭社區,床位非常緊張,社區工作人員也很為難。“給120、社區居委會打電話,都需要打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撥通,他們確實很忙。”

社區工作人員告訴葉琪,她的媽媽已經在重癥病人中排第一位了。“如果有床位,媽媽就能住院。但媽媽已經排在第一好多天了。”

方煜也是百步亭社區居民,他的媽媽至今已經斷斷續續發燒2周了。一開始出現發熱,都以為是普通流感,在家吃藥觀察。到第4天,整個人開始渾身乏力,去武漢大學中山醫院拍了CT,醫生診斷說是肺炎,“不排除武漢肺炎”。

起初社區讓方媽在家自己隔離,慢慢地,她身體越來越使不上勁,不想吃喝??粗赣H病情加重,方煜天天去社區居委會,要求安排核酸檢測和住院,社區一直都回復:上報了,沒試劑盒,沒床位,在排位,回去等。

“請問怎么讓一個70歲的老人自行隔離?”方煜多次表示不滿,媽媽的病情已經屬于重癥,生活已經不能自理,不能吃,意識好點時也只能輕聲傳喚,自己必須在家照顧她。而方煜還要照顧不到半歲的女兒。

2月4日,方煜看到網上有社區工作人員回應稱社區沒有人確診,她表示,這可能是因為很多人都拿不到試劑盒,“說實在的,誰家希望自己家人被確診?”

像葉家和方家這種有發熱病人在家隔離的,在百步亭社區內非常普遍。這是一個龐大的社區,下轄花園現代城、溫馨苑、百合苑、怡和苑、安居苑、景蘭苑、天順園、幸福時代、怡康苑、百步家庭和金橋匯共11個小區,共計13萬人。只是此前,發熱、在家隔離無法收治和確診的現象,是擁有1000萬人口的武漢市內很多社區的縮影。

2月4日,百步亭轄區內的安居苑、百合苑業主群內,居委會工作人員公布了小區內出現發熱病人的門棟信息。其中,安居苑A區有12個單元,B區有8個單元,C區有8個單元,D區有7個單元+403棟全棟;百合苑有20個單元+208棟全棟。

安居苑共55棟樓里,33棟出現發熱病人;百合苑共36棟樓里,17棟出現發熱病人。

住在安居苑C區住戶張沰看到這個消息,對照著這個名單,一棟樓一棟樓地去實地查看,她所在的C區8個單元樓樓下均被貼上“發熱門棟”的標志。

2

安居苑55棟樓里33棟被貼上“發熱門棟”標志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讓她極為緊張,并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百步亭大規模發熱”的消息,也正是這個消息,讓百步亭社區重新回到輿論中心。

爭議“萬家宴”

1月18日一大早,百步亭社區志愿者們會托著居民的菜,大隊人馬敲鑼打鼓送去會場。這是個傳統活動,社區里參會的老人特別多。

79歲的吳淑珍是百步亭社區各大活動的???,連續20年都精心準備菜肴參加萬家宴。因為擔心自己走得慢,她提前出發了,8:20就到了主會場,一直忙著張羅,到了晚上6點多才回家。

3

吳淑珍端著精心制作的菜品“幸福食堂”參加了第20屆萬家宴 (圖片來源于網絡)

“現場氛圍很濃烈,居民熱情特別高。”吳淑珍回憶剛剛過去三周的萬家宴時說,但當時對新冠肺炎疫情,“完全不了解”。

許志是籌辦萬家宴活動的工作人員之一。他回憶說,和往年一樣:各個區域所有的志愿者、樓組長、黨小組組長提前3天開會商議流程和亮點,布置主會場、分會場,隨后給居民發放盤子,讓居民在家準備菜品。

當天早上5點開始,工作人員和志愿者到各家各戶接收菜品,送到各大會場。

據《楚天都市報》報道,第20屆“萬家宴”活動當日,4萬多個家庭端出合作或單獨制作的13986道菜品,擺滿主會場和9個分會場,“熱鬧程度超過以往任何一屆”,“大家邊吃邊聊,暢敘生活暖心事、新變化,共度歡樂農歷小年。”

“4萬多個家庭這一數字有點夸大”,許志說,實際上“萬家宴”主會場僅能容納1000人,主要是社區老人、居委會工作人員、社區志愿者參加,其余居民分布在社區活動中心、居家養老中心等多個分會場。加上其他社區的流動人口,所有會場實際參加人數可能在1萬人-2萬人之間。

一位溫馨苑的年輕居民告訴記者,“萬家宴”歷史已久,但年輕一代居民的興致越來越低,更不可能家家戶戶到場,自己和身邊的朋友都“很多年沒去湊熱鬧了”。

許志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百步亭社區2000年由百步亭集團開發建設,從最早的3個居委會發展到今天9個居委會的規模,其實已經到了一個街道的規模。

4

百步亭社區 (圖片來源于網絡)

公開資料顯示,百步亭社區內每個小區平均3000多戶,11個小區共計3萬戶,總人口達13萬,是全國文明社區示范點、全國和諧社區建設示范社區。百步亭集團是以社區地產業為主,社區服務業、金融投資等多元發展的民營企業集團,擁有武漢安居工程發展有限公司、百步亭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百步亭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等20家下屬企業。

早些年社區工作人員的工資由百步亭集團支付,后續通過逐漸改革,民政、勞動、計生等部門分條線撥款給社區,成立百步亭社區管委會,社區承擔街道一級的任務,此后百步亭集團也逐步退出社區組織架構。但整個社區架構中沒有一個公務員編制,社區高層均是百步亭集團的人員。

“百步亭社區以一個企業的模式在運作,因此在出錢出力、團結居民方面辦得紅火。”許志介紹,20年來,萬家宴每年如期舉辦,“百步亭經驗”也常常被作為和諧社區的典范被推廣到全國各地學習。

5

第20屆萬家宴現場熱鬧非凡 (圖片來源于網絡)

標桿立起來后,社區活動的攤子越鋪越大, “一次活動鋪得很大之后,搞成了吉尼斯世界紀錄,上至政府,下到街道、居委會,都紛紛‘立旗’”。

談起舉辦萬家宴的初衷,許志感慨,20年來萬家宴都順利舉辦,是一件好事,也是一個和諧社區的標桿案例,但遇到這次疫情,“按武漢話來說,就是‘炸靶’(丟人現眼)了。”

在疫情確診病例的急劇增加的背景下,整個社區對此毫無知情嗎?

許志說起了社區同事自1月18日以來對新冠肺炎認知的變化:首先,社區居民只是看到電視上說,肺炎最早來自于華南海鮮市場,武漢市衛健委也發布通報說“可防可控”,‘未發現人傳人證據’,此后又說“不排除有限人傳人”,因此并沒有引發太大的重視。

值得注意的是,1月6日至1月17日期間,武漢通報中沒有新增病例。期間,武漢市、湖北省兩會先后召開。

許志感慨,誰都沒往SARS上面想,實在沒有想到會發展到今天這么嚴重。

甲流疊加肺炎,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也曾向上級領導提過意見,重新考慮萬家宴是否如期舉辦,但意見最終沒有被采用,萬家宴如期舉辦。

許志透露,1月18日前后便有武漢封城的聲音傳出,許志已私下告知親朋好友注意防范,但萬家宴當天自己仍去參加了。

1月20日,鐘南山在電視上的預警“肯定有人傳人”之后,百步亭社區的居民和工作人員開始意識事情的嚴重性。 此前社區的“萬家宴”,也在全國媒體平臺上被大肆批判。

1月21日上了中央電視臺的武漢市長周先旺,也必須解釋這個問題,他對主持人說, “今年之所以繼續舉辦(百步亭萬家宴)這個活動,是基于之前我們對這一次疫情傳播是對人與人之間有限性傳播的這個判斷,對這件事預警不夠。”

一線”超負荷

1月22日,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響應。當天,百步亭社區要求許志在內的各居委會工作人員上門,各家各戶貼告知書,“所有能敲開門通知的,都當面通知了”。

24日中午,大年初一,湖北省宣布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武漢發布通告,要求封閉所有小區的門,僅留一個門進出。“小區三個門的保安集中到一個門,給每一個進出居民量體溫。

當天,政府下發一份武漢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的7號文件,要求全市各社區負責,全面排查所服務轄區發熱病人(含已就醫和未就醫市民),并送社區衛生中心對病情進行篩選、分類。與此同時,政府將武漢全市2000多個社區書記的聯系方式予以公布。

這意味著,原先在各大醫院間拉鋸的抗疫“前線”,下沉到了各個社區。社區是預防和分診的第一道防線,社區居委會等人員成為抗疫一線工作者。

在前所未有的疫情沖擊之下,原本負責民政、城管、計生等工作等社區工作者突然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所有人都找社區”,許志表示,每天有很多居民來吵架,要求給床位、做消殺、買菜送菜、提供酒精口罩防護服等。而大年初一以前,社區一線工作者沒有物資,只能從自己家拿口罩帶上。

從萬家宴到2月5日,許志所在的居委會已有2人生病、2人辭職,原本10余人負責近3800戶、13000人的工作量更大了。

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已是晚上9點,許志已連續工作13小時,電話那一頭,疲憊不堪的許志邊說話,邊往“微鄰里”、微信群里回復居民的訴求。

武漢衛健委要求,對于需要到發熱門診的病人,各區統一安排車輛送達指定發熱門診就診。但僅僅車輛這一問題,已經引發不少糾紛。

全市禁止車輛私自上路后,交通部門給整個江岸區配了6000臺車,1個居委會統一分配3-4臺出租車,但這些車僅用于送新冠肺炎以外病人去醫院,或滿足居民的其他急切的出行訴求。新冠肺炎的病人則坐由警車改裝成的專車。很多病人非常著急送醫,但社區居委會人力、運力、物資非常不足,陷入兩難。

社區內確診的人數如何確認的?面對經濟觀察報記者提出的問題,許志反問,“你說‘確診’,是什么意思?”

許志說,目前媒體所說的“確診”是指病人經過一次或兩次試劑盒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而在百步亭社區工作者眼中的“確診”,只需要經過拍CT,以CT影像作為主要檢測依據,多日發熱,且CT影像上雙肺顯示有毛玻璃狀或片狀陰影,即可成為“確診”。

目前這一癥狀在醫院、社區被定義高度疑似病例。

對于床位的問題,許志表示,很多居民質疑社區床位排位存在“貓膩”。按照衛健委的規定,所有病人送醫必須一級一級地從社區開始報備,上報街道,再到衛健委,專家核定為可收治住院的病人后,根據醫院的空床位數量分配。“在床位非常緊缺的情況下,工作人員也沒有辦法。”許志表示。

小區內到社區居委會報備的確診、高度疑似病例越來越多。經濟觀察報了解到,百步亭社區內的怡康苑共3779戶,分為5個單元網格,截至2月4日中午12點,其中一個網格已出現至少10人確診;在醫院CT已有結果、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的超30人;近10個病人要求住院,5個主動要求隔離,輕癥在家達數十人。

“兩個在等床位,沒有CT結果和核酸檢測,但眼看人就快不行了。”許志表示,這種情況下,即使沒有任何證明,但也會將他列入重癥排隊名單。

許志告訴經濟觀察報,目前各大醫院床位十分緊張,每天分配到各居委會的床位名額僅有1個,但上述一個單元網格有近40名重癥、高度疑似患者在排位。2天前,他每天接送7-8個病人去隔離點,隨著隔離點床位越來越緊缺,近日送去隔離點的病人不得不送回家中隔離,多個小區均出現床位緊缺難題。

好消息是,床位緊缺問題也得到了政府高度重視。發稿前記者獲悉,排隊多日的葉母終于住上了醫院,但葉琪不想談論她母親參加“萬家宴”那天時的情形。(應受訪者要求,許志、張沰、葉琪、方煜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開發報道部 記者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 吉林快3预测号码推荐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看骰子和拿牌 今天快3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11选5前三组 山西快乐10分助手 股票的涨和跌 天津麻将规则胡法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今日股票行情走势 118管家婆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