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昌平:我是怎么從防疫專家變成危重患者的

瞿依賢2020-02-05 23:16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 余昌平自述:(經濟觀察報 記者 瞿依賢整理)

“病房里看得到日出日落嗎?”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內科危重癥專家、副主任醫師余昌平沒有回答記者的這個問題。電話那頭的他在隔離病房,吸著氧氣,說話有明顯的喘氣聲。被感染到現在,余昌平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1月14日發病,3天后做檢查,“當時做CT,一看就是(新冠肺炎)”,他的第一反應是要住院、隔離。

“我專門干這個的,這個病沒有SARS、禽流感兇險,大部分也不會太重。”在“鬼門關”走了一遭,余昌平講述了接診、患病、好轉的故事,他說早期確診需要專家、領導簽字,他說做CT可以完成疫情初篩。

截至本文發布,余昌平醫生仍在恢復中,需要長時間吸氧,希望通過本報的發布對大眾抗疫有所幫助。

從一線醫生變成危重患者

我是余昌平,一名一線的呼吸內科臨床醫生,本次疫情防治專家組成員,同時,我也是冠狀病毒感染的重癥患者,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剛剛回到人間。

我怎么會感染呢?什么時候感染的?誰感染我的呢?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從肺炎疫情開始以來,我每天都要接觸很多病人。有時候一天(肺炎)病人要看幾個,還要收幾個。曾經有一次急診科會診,一天下來三個全是的。還有一次,我在發熱門診參加一次病情會診,那個病人在漢口華南海鮮市場二樓工作的,我作為臨床醫生,一看他就是冠狀病毒肺炎。當然,那個時候沒有確診,早期的時候確診是很難的,要幾個專家、領導簽字,才能查冠狀病毒。

作為臨床醫生,會接觸很多病人,沖在最前面,感染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1月14日我開始發燒,白天燒晚上燒,燒得也不高,38度5的樣子,別的一切正常。當時有個現象就是,吃東西就打嗝、打屁,我很疑惑,是胃腸炎嗎?不像,不拉肚。這是個什么問題呢?

接下來的兩天,我都休息了,想著休息一下可能會好?,F在想來,我為什么沒有一發燒就去檢查呢?因為早期對冠狀肺炎的癥狀判斷是不全面的,我只有發燒一個癥狀,不符合當時對于冠狀病毒肺炎的癥狀判斷。

17號我們科室要去吃年飯,當時我就意識到,會不會是這個(肺炎)問題?雖然我擔心是,可是又不像,但是萬一是呢?那科室幾十個人,影響就很大了,我必須要查一下。當時馬上做了檢查出來一看,我的雙肺有問題。當時我們還有一個同事,有點乏力,一查,也是這個問題,我們兩個同時住院。

剛住進來當時不重,第二天還好,第三天也還好,我自己還能走下去做CT復查,但是人越來越不舒服。復查結果出來,雙肺病變在增加,這個是我能料到的。病毒性肺炎肯定是一天比一天加重的,就是看程度,我希望它慢點。

但是沒想到復查之后第三天,病情急速惡化,有5天都沒起過床,坐起來都沒機會了,胸悶、憋氣、呼吸困難,只有吸氧才能好受一點。

到了第4天、第5天很重的時候,我就想到了個問題,我會不會死?

我當時考慮了,有30%死掉的可能性。5天時間我都沒有好轉,再兩、三天加重,可能就活不過來了。但如果5天過后穩住了,那就有希望了,甚至會好轉,所以我總還是有60%-70%的期望能活得過來。

但是我轉念又一想,死是怎么回事?人總是要死的,萬一到了那一步,誰也沒辦法,早多少年,晚多少年的問題。唯獨有個遺憾,我錢不多,劃不來,死了之后,家里人照顧不周,僅此而已。

但死不是現在最要緊的事,最要緊的是想活。我覺得自己能活過來的信念是什么?一個是我身體比較好,身體素質比較好,可以和這個病毒打下去;還有個信念,雖然呼吸困難,但是能吃能喝能睡。燒退了能吃,呼吸不暢時吃不動,我就慢慢吃。

第5天復查CT對我來說很重要,看能不能穩住。我拿著氧袋,讓師傅輪椅把我推下去,自己下樓做。能把這個CT做下來,我心里就有數了,我最困難的時間是昨晚,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是拉鋸戰,挨過去,我就會慢慢地好轉了。

情況就是這樣,情況開始一天天好轉。中間還出了點小插曲,中間因為沒有休息好,病情有點反復。為什么休息不好呢?信息太多。高中群、大學群、碩士群、博士群、醫生群、朋友群,要住院的、要問事的、問狀況的……全國各地的信息太多很累??匆娺@個狀況也沒控制,作為醫生從良心上來說,急啊,所以我總是想,能做點事。

中途我的夫人過來陪護,本來是不被允許的。但當時我幾乎已處于彌留,而醫院的人員調配緊張得不得了,如果沒有人護理,我可能會死掉,于是就同意了。

當時我自己有個評估,要是能把這一個星期的危險期度過去,就能活下來,度不過去就死了。她要照顧我幾天也可以,但她也有風險,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幾率會感染。但是我心里也清楚,她萬一感染,應該也是輕癥,是可控的。這是從疾病發展的特征判斷出來的。

后來她果然感染了,我說你做個CT,她不做。她說她很輕,我很重,要等我稍微好些了,她再去做。我說行。等我明顯好些后,她就去做了:雙肺感染,但是輕癥,用點藥明顯好些,沒有大礙。

在這件事上,我做得對不對呢?沒得對錯。對我將死之人,她可能感染而且是輕癥,我心里清楚,這種小的代價可以的。當然也有不對的地方,畢竟把她置于危險之中了。

從CT結果就能完成疫情初篩

這個病的大眾診斷,首先,病人是發燒來的,醫生就會拍CT。平時一般的病變都是單肺的改變,雙肺的改變很少。我們臨床醫生有經驗的,發燒病人一看這個雙肺的改變,就是病毒性肺炎。在這個疫情爆發的時候,就可以診斷,八九不離十,不是百分之百,不見得要等待核酸的檢測。這對我們下面的醫生,市縣的、地區的醫生,我們臨床診斷是很準的,可以做一個初篩。

從CT的表現來看,都是以肺的邊緣開始,挨著胸壁,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胸膜下開始發病。它的發病特點是胸膜下絮狀、棉絮狀改變,還有就是片狀、斑片狀比較常見;有的病人表現為條索狀、樹枝狀的改變,而且是雙側,或者是不典型的這一點那一點。根據這些特征,臨床醫生就可以判斷癥狀。

病人發病初期,大部分有個特點,不咳嗽。發病以胸膜周圍,外圍為主,在間質里面,不在肺泡和氣道里面,所以不咳嗽。還有一個特點是,病變位置慢慢地浸濕,逐步雙側都有,逐步增加,這是肺部的表現,從CT上可以看出來。

從現在的病例情況來說,這場疫情的一個特點是確診的病例很多。很多病人,大數的病人是輕癥,不重,可以居家隔離,服用少量藥物,這也是個好事。

第二個特點是大部分的發病病人年齡偏大,重癥的病人,往往是年齡大、體質差;危重病人,往往都是有基礎疾病的人,這就麻煩了。但是大多數人都是輕中度病人,往往是3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很多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容易發病。比如我們科室,發病的都是三十歲以上的醫生護士,現在照顧我們的四五個年輕人,他們沒有發病,差不多的工作環境。前段時間聽到我們同學,中南醫院的外科(醫生),一下倒了13個,全是中老年人,年輕人沒倒,這是好現象。

但這終歸是傳染病,任何人都可能傳染,少不代表不傳染。我之前看新聞,合肥從武漢回去的一個小伙子,三個人聚會都感染了,它不是不感染,只是相對來說好一些,所以也要引起警惕和防護。因為大學中學的都是年輕人聚集的地方,萬一有變異和感染,那會是大批的感染,要重視。

而且這場戰役的時間可能不會很短。我們很多病人,臨床上發現得早的,比如我們醫務人員,接觸的多,沒有肺部癥狀,又不咳嗽又不發燒,直接做個CT,發現胸膜下有改變,雙肺的改變,但范圍很小,說明得了這個病,而且是很早期,它自己沒癥狀都以為是正常人。這種情況會導致,早期很多病人不知道自己發病了,但是這個早期或是潛伏期有傳染性,這就有點麻煩,導致它的傳染性還比較強,我們就可以推導,這個病人總數最后會比較多。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個新問題。我們醫務人員喉嚨不舒服,咽拭子一查,呈陽性,也是這個病。以后會不會常出現這種情況?普通上呼吸道感染會不會也出現它?也有傳染性?雖然治療上就是當上呼吸道感染治療,注意戴口罩,防治傳染,居家隔離的話問題不大,這是一個引起重視的地方。

戰術上要重視,要防范,防死他,但我們戰略上不怕,絕大多數沒事。雖然引起重視,但是不要恐慌,過度恐慌更沒必要。加強防范,口罩戴好、不出門、少交流,就像鐘南山教授講的,多待在家里,多做貢獻,這是有道理的。

小心從輕癥到中重癥的病理轉變

對疾病有所掌握之后,對于這個狀況,我們每一個人怎么辦呢?

首先,當你得了這個病,或懷疑自己得了這個病,先自我判斷,你處于什么階段,什么狀況?是不是輕癥?是輕癥就很簡單:居家隔離、戴口罩、不出門,歪(待)在家里,聽鐘教授的。

還一個,居家隔離的輕病人,有少數在家里要防著輕的變中度,或變重。如果你出現發燒、喘氣、胸悶、呼吸困難,那就可能是變重了,那就要去醫院,要住院治療,如果沒有這個情況就可以居家隔離。大多數輕病人居家隔離,可以為我們的政府和社會減輕很大的負擔和恐慌,(如果不這樣)不管我們政府再怎么(加強防控)都轉不過來的。這是我們自己要做的,要防范的。

政府防控重點在哪里?兩個方面,關于疾病的宣傳,宣傳很重要,別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這個村出了一個馬上封路,這個縣出了一個馬上封路,不知道會不會死人,不知道疾病怎么傳染的。無知造成恐慌,要宣傳,告訴別人這個病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樣,大多數人會沒有事。但沒有事了不能不管,要加強防范,宣傳很重要?,F在大家都知道后,所有人也都關注,輕癥自動隔離,這不是減輕了很大的負擔嗎?

除了宣傳之外,重點要抓的,就是輕癥可能變重癥的,或者是重癥的、中度的,要管理好,要收進去要治療,把很多輕癥可能變重癥的恐慌解除掉,沒有后顧之憂,事情就順了。但是現在重癥還比較多,政府要加大力度,增加醫院,把這個主要矛盾壓下來,不然就會越來越不順。這是我對政府的一點期許,也是重點要解決的地方。

大家問得多的幾個問題

1.關于消毒

網上有很多關于消毒的回答。呼吸道感染,主要一個戴好口罩少接觸,少通過呼吸道感染。另外現在說的很多的接觸傳染,比如手摸手機、摸物品,接觸到臉、鼻子、口腔,特別是眼睛,球結膜是個薄弱的地方,容易傳染。多用酒精消毒,手、手機、物品等多消毒,細菌(病毒)游離在空氣中的時間不長,高溫也可以殺死它。

2.與普通感冒流感的關系

現在還有問得比較多的,流感的問題。我的病是以發燒為主,咳嗽都很少,而流感是什么,是以高燒、咳嗽為主,流鼻涕打噴嚏。治療過程中出現流鼻涕打噴嚏的,和這個關系并不大,一般是普通感冒或流感,那還是個好事情?,F在是流感感冒高發季,不能把所有的都算在(病毒性肺炎)里面。

3.疫情后續會怎么發展。

我對后續的看法不一定準?,F在是個爆發期,高癥狀期,你知道后續怎么樣呢?會有多少人發病呢,會在什么時候打止呢?但是我有一個判斷,第一個,這個病全國人民關注,都引起重視,都在想方設法控制。

再說,從這過病的發展來看,大部分是輕癥,有恢復能力,最后隨著天氣變暖,病毒會受影響,也會減少擴散能力,一般情況是這樣;從中長期來看,會被我們消滅。

最后,疫情現在太厲害,必須高度關注和防護,但我總的觀點是,沒有必要恐慌,我們總是會把它按下去的。怕什么?用武漢話說,怕個球,恐慌什么咧?恐慌個毛線,天塌下來,有長個子頂著;疾病來了,有我們醫務人員沖在前面。沒有什么可怕的,會好起來,會勝利的!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聞部記者
關注醫療、醫藥等大健康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