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及應對

袁海霞2020-02-04 19:22

袁海霞/文 自2019年12月中上旬武漢發現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以來,確診規模不斷增加,波及區域從武漢擴散到全國,也從國內向海外蔓延。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雖然目前仍處于疫情的爆發期,評估疫情可能給中國經濟帶來的損失為時尚早,但我們可以大體參照2003年SARS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對肺炎疫情可能給經濟增長帶來的影響做一個粗略的估算,為市場提供參考。

一、2003年SARS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回顧

從傳播范圍、應對管控措施、經濟沖擊等因素來看,本次冠狀病毒與2003年的SARS比較接近。因此,我們先基于2003年SARS數據做一下分析,以此為參照判斷本次疫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2003年的非典疫情始發于2002年12月,在2003年1季度的冬春之交逐漸傳播開來,2季度疫情進入高峰期,5月前后為最高峰,至年中逐漸得到控制,3季度后疫情基本結束,政府采取嚴格的疫情措施主要集中在2季度。

SARS疫情對第三產業的沖擊最為明顯且持續時間最長。從GDP走勢來看,2003年的SARS疫情對當年尤其是二季度的經濟走勢形成了明顯沖擊,在非典疫情最為嚴重的2003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長9.1%,較一季度回落2個百分點。從三次產業增速來看,2003年第二季度第一、第二、第三產業GDP增速均有所放緩,但由于2003年中國經濟仍處于上行周期,第一、二產業較上年同期相比并沒有出現明顯的回落,但第三產業較上年同期大幅回落0.9個百分點,第三產業受疫情沖擊最為明顯。從后幾個季度的經濟表現來看,在疫情緩解之后,第一、第二產業在第三季度迅速反彈,但第三產業增速的恢復依然較為緩慢,這或許疫情之后消費者的信心恢復仍需要較長的時間有關。不過,當年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相對較低,第一、二產業的迅速恢復對于帶動經濟回穩產生了重要的積極作用,三季度GDP當季同比再度恢復到10%以上。

中國經濟的上行周期并未因SARS疫情而轉向,但當年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明顯回落。2003年SARS期間的中國經濟,正處在重化工業化、城鎮化和消費升級的高增長階段,從全年經濟增長來看,SARS疫情并未改變中國經濟的上升態勢,當年GDP同比增長10%,較上年回升0.9個百分點,這與第一、二產業尤其是第二產業在疫情之后快速回升密切相關。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從上年的46.5%回落至39%。但2004年之后,第三產業對GDP的貢獻率再度回升,第二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回落,雖然短期經濟結構調整有所放緩,但2003年的SARS疫情對經濟及經濟結構的影響偏于短期,并未影響到后續年份的經濟增長及經濟結構調整的總體趨勢。

二、本次肺炎疫情對宏觀經濟的影響估計

肺炎疫情發生后,中國政府迅速采取一系列有力措施阻止疫情蔓延,與疫情相關的科研持續推進并已經取得了一定進展。但當前仍處于疫情的高發期,現在要對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進行完全準確的評估仍較為困難。但政府采取的持續控制疫情的措施有助于盡快控制疫情,防范其危害的進一步擴大。樂觀估計,在強有力的控制疫情的措施下,疫情或主要集中于一季度,后續將逐漸緩解。我們后續對宏觀經濟的分析以此為基礎,后續實際情況仍需視疫情的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而調整。

疫情沖擊交通運輸、住宿餐飲、旅游等服務業首當其沖,成為經濟增長最大拖累因素。2020年一季度第三產業增速將較上年底出現較大程度的回落。尤為值得關注的是,參照SARS的情況來看,在疫情緩解后服務業的恢復仍需要較長的時間。此外,2003年SARS疫情時,第三產業占比相對較低,但2015年以來我國第三產業占比已經超過50%??紤]到第三產業占比的攀升,即使本次肺炎疫情對第三產業的沖擊與非典相似,那么其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或高于非典期間。疫情導致的返工延遲、農民工推遲返城等因素將對第二產業的增速產生明顯拖累。但是,在疫情緩解之后,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一系列穩增長措施或加碼,同時前期累積的生產力的釋放也有望給第二產業增速在疫情緩解之后反彈提供機會。目前第一產業的生產旺季尚未來臨,且農村地區疫情依然可控,疫情第一產業的影響或較小,我們認為第一產業仍有望基本上年同期持平。

PHEIC并不必然對經濟增長產生大的負面影響,關鍵在于疫情嚴重程度及持續時長。當前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但從以往宣布的PHEIC主要波及國巴基斯坦和巴西的情況來看,被宣布為PHEIC似乎并沒有對疫情主要發生國產生巨大的影響。從中國實際情況來說,雖然疫情之下部分國家對中國或中國部分區域采取旅行限制或在所難免,這必然會給中國對外交流帶來不便,但也未必會對經濟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從服務業來看,入境游及其相關交通運輸與國內旅游業發展狀況及交通便捷度密切相關,在疫情之下旅游、交通運輸等行業受到巨大沖擊已然難以避免,即便沒有PHEIC,入境游等相關業務同樣難以開展,所以PHEIC并不會導致更壞的結果。從對第二產業的影響來說,PHEIC也并不必然導致各國對中國出口品的限制,具體各國如何應對仍需視疫情的發展而定。在當前出口低迷的情況下,海外國家提高對我國出口商品的檢疫要求或將導致我國出口雪上加霜。但從2019年以來的情況來看,出口交貨值增速持續低迷,工業生產主要由國內需求帶動,因此第二產業尤其是工業生產能否在疫情緩解之后能否反彈仍主要依賴于國內需求的恢復程度。此外,如果疫情能在一季度得到較為有效的控制,PHEIC的持續時間或較短,這有助于進一步降低PHEIC對中國宏觀經濟的影響??偠灾?,PHEIC對中國經濟的沖擊并沒有一些網絡傳言所渲染的那么突出,其影響如何仍主要取決于疫情的進展及嚴重程度。

綜合來看,我們認為,疫情對中國宏觀經濟的沖擊將在一季度集中體現,2020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將有較大程度的放緩,初步預計經濟增長在3-4%左右。如果疫情在一季度被基本控制,穩增長政策發力和消費和生產計劃的后置可能會給二季度經濟反彈提供機會。在下半年,隨著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的發力,經濟增速或將回升,2020年全年呈現前低后穩的特點,疫情對全年經濟增長的影響在一個百分點以內。參考SARS的情況,如果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將主要體現在2020年特別是2020年上半年,對后續年份影響較小。由于疫情拖得越久,經濟影響也就越大,同時考慮到世界衛生組織將此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后續實際情況需視疫情的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而定。

三、政策建議

疫情當前,首要任務依然是防止疫情的進一步擴散,但在抗疫同時可以適當采取穩預期、穩消費措施。加大疫情的防控,盡可能地減少疫情地擴散,縮短其持續時間,依然是當前最為緊迫的任務。但在防控疫情的同時,也可以適當采取一些措施防范金融市場的過度波動和經濟的快速下行。具體措施上,一方面有必要充分利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優勢,在進一步公開信息的同時,進一步加強對疫情及經濟走勢的預期引導,避免預期混亂可能導致的經濟秩序尤其是金融市場的波動;另一方面,在疫情高發期,可以適當支持電商、物流等企業有序開展業務,在疫情高發期在一定程度上實現物資的平穩運輸,促進居民部門消費。當前網絡消費占我國社零額的比重已經高達20%,網絡消費的快速增長可在一定程度上緩沖消費下行。

疫情緩解之后,穩增長節奏有必要適度加快,以促進生產的盡快恢復。一方面,積極的財政有必要加快節奏,并適當加大對服務業的減稅降費力度。當前各級財政已經投入273億元用于疫情防控,但受疫情影響,廣義財政(包括專項債支出)投向基建領域的資金進度或將有所放緩,在疫情有所緩解之后,應加快一般公共財政和政府性基金向基建領域的投放進度,尤其是需要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的發行與投放工作,盡快落實到位,以盡快發揮基建托底作用。此外,在此次疫情中,服務業受到的沖擊較大,不少服務業企業不得不關門歇業,對服務業企業有必要采取階段性的稅費減免措施,以減輕企業負擔。另一方面,貨幣政策在保持穩健基調同時加強結構性調整,為企業恢復生產提供較為充足的資金保障。充分利用再貸款、再貸款以及結構性降準等工具,加大受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企業支持力度,為企業恢復生產提供資金保障。再降準的時間節點上,我們此前認為,年初、年中及年末三個重要時點進行結構性降準操作,預計全年或有三次,除了1月份已經落地的一次降準外,主要的降準時間窗口在6-7月、11-12月。但在疫情沖擊下,可視疫情進展適當增加降準次數或將降準時間窗口提前,以滿足市場流動性需要。

(作者系中誠信國際宏觀金融研究部總經理)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