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給高燒8天的父親找一個床位 她撥通了自我舉報電話

陳月芹2020-02-01 22:26

經濟觀察報 見習記者 陳月芹 1月29日凌晨3點,家住武漢硚口的李馨在微博、知乎等社區平臺上求助:“我不知道怎么樣才能排到一個珍貴的床位,為什么明明說好接收所有疑似病人,現實卻是輾轉求醫,沒有醫院收治,甚至連打針都不行。”

為了增加曝光度,她選擇一次次轉發時附加上熱搜話題。

1月17號,李馨父親開始咳嗽,1月22日開始發熱,一度燒到39.5度??紤]到武漢疫情嚴重,一開始李馨不敢去醫院,擔心交叉感染。出現高熱后,李父并無網上所說的乏力厭食等癥狀,李馨便買來退燒藥,可是父親吃了四天,高燒并未退下來。

這讓李馨驟然緊張起來。1月26日下午,湖北省委書記、省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指揮長蔣超良表示,要對所有疑似患者一律無條件收治,并有效隔離。

為讓高燒多天、已經出現呼吸困難的父親有個床位,李馨求助過的名單已經劃掉了長長的一串:硚口當地社區、120、各大醫院、衛建委、疾控中心疫情防控線索界面......她甚至打電話給110舉報自己的父親。

找一個床位

1月26日出現厭食乏力等癥狀后,李馨帶父親去了武漢普愛醫院拍肺部CT。成片顯示,李父肺部有毛玻璃陰影,被診為雙肺病毒性肺炎。

醫生說,他屬于高度疑似病例,很大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普愛醫院沒有試劑盒,沒有辦法做核酸檢測,因而無法確診和辦理住院,最后開了連花清瘟膠囊和乳酸左氧氟沙星片,讓回家隔離。

1月27日,李父服用醫院開的藥物和美林退燒藥,并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嚴重了,“開始渾身發力,不停地咳嗽,呼吸越來越接不上,走路都要扶著墻”。

病情惡化速度之快,讓李馨堅定認為父親可能患上新型冠狀肺炎,找到能收治的醫院,變得刻不容緩。

原本一家三口在家各自隔離,父親還能偶爾打一下電話,微信上打打字和自己交流,但到了1月28日,父親出現明顯的呼吸困難,說話都沒有力氣,一直在家里躺著。

1月28日早晨,李馨通過朋友關系得知協和西院有600個床位,讓早點去爭取一下。

早上8點多,120回復稱,發熱病人需要提前得到協和醫院的安排,才能前往住院。

一位醫生告訴李馨,現在武漢所有的定點醫院,不能私下收治病人,一定得走社區的流程——病人將情況上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社區再上報到本區附近的醫院,開始“排位”。

社區分診是從1月24日開始的,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決定全面實行發熱市民分級分類就醫服務,武漢新冠戰疫的“前線”也從定點醫院發熱門診,下沉到各大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另一方面,由于交通管制,即使協和西院剛好有空的床位,家住硚口區的父親也不能直接跨區去位于沌口的協和醫院西院,需要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開具證明。

李馨帶著父親去往同濟醫院,同濟醫院說掛號已滿,不接受發熱病人。

最后,李馨還是帶著父親去最早的普愛醫院,此時父親已經呼吸困難,但普愛醫院表示只有檢測之后才能提供吸氧或者其他治療方案。

在這里抽了血,李馨和父親以為這是要開始試劑盒檢測,但下午拿到的結果發現,只是一份普通的查血報告。

一天跑三趟醫院,仍沒法安排住院或試劑盒檢測。

今年54歲的李父,有乙肝小三陽、冠狀動脈粥樣硬化等慢性病,屬于感染后高危人群??粗赣H愈加憔悴,1月29日,李馨開始給每家醫院打電話,詢問是否有試劑盒做核酸檢測,得到的回復都是做不了。另一邊,她多次聯系社區能否爭取個床位,社區的回復是不行,但可以送父親去打針。

“父親已經不太適合去醫院打針了”,李馨說,父親已經高燒8天,而醫院里發熱病人眾多,呼吸困難的父親已經沒法戴口罩,“這是一個兩難的選擇”。

由于父親所在的硚口區是重災區,漢口的醫院排隊遙遙無期??吹皆S多熱心朋友發來蔡甸區哪些醫院有新增床位的消息后,李馨詢問社區,“為什么不能幫我們聯系蔡甸的醫院?”得到的答案很簡單,“住院不能跨區”。

等了一天,社區依舊沒有床位的消息。當晚,李馨想到的辦法是,也許只能再把人帶去醫院,重新做一次肺部CT,才能加大入選機會。

李馨在1月30日,撥打了110、120、12345市長熱線,均被告知必須上報社區,由社區篩選上報到衛健委,經過衛健委專家篩選后將名單提供給醫院,醫院通知社區,病人才可能有床位。

然而,李馨在社區“微鄰里”登記的肺炎自查報告,許多天下來都沒有通過審核,這是社區上報至街道、衛健委等所有流程的第一步。

“我要去休息會兒了我不能倒。”凌晨3:19,李馨更新了微博。

一波三折

1月31日上午,社區工作人員通知李馨,父親能去社區附近的隔離點救治,將人扶下樓,好不容易到了隔離點,對方卻說沒有床位。

但負責運送父親的工作人員堅稱,之前聯系隔離點時,還有5個床位。

“回來的時候直接倒地上去了。”李馨希望再次落空。

1月31日上午10點,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被指定為“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危重病人救治定點醫院”,開放床位600張,該醫院1月27日晚上已經開始收治病人,并調配300名醫生和600名護士專門值守。

到了晚上7點,社區的工作人員告訴李馨,“你的爸爸本來應該還得兩天才能走(送去醫院),但考慮到你父親的重癥情況,所以提前安排了。今天準備送到醫院,明天開始核酸檢測,但是你爸爸身體條件太差了,別人不愿意接。”

過了1個小時,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傳來消息,由于父親屬于危重病人,可以到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住院。

晚上10點,父親終于成功住院。“住上了,同濟中法。”李馨如釋重負敲下這這7個字。

2月1日下午,李馨在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辦理住院手續。與此同時,仍有很多網友在微博上求助如何住院,他的家人同樣高燒10天,呼吸困難,高度疑似病例,沒有試劑盒,沒有床位......

這兩天,李馨發現自己也開始咳嗽了。

2月3日凌晨5點,李馨向經濟觀察網傳來消息,僅住院不到兩天的父親因為呼吸衰竭,搶救無效,已經離開了,而她連父親最后一面都沒見上。

剛住上院時,父親難得看到病情變好的希望,看著女兒為自己奔波,還對她說:“你要好好保護好自己,中獎太累太辛苦了”。

“如果能早點得到治療,是不是會不一樣了?”李馨反復說。

直到父親去世,李馨在社區“微鄰里”登記的肺炎自查報告,仍然顯示“在處理”。

醫院提供的遺體接受表上,核酸檢測為陽性、已經確診的父親被填上“疑似肺炎”字樣。李馨問醫院工作人員,為什么寫疑似?得到的回復是,“我們也不知道”。

集中收治隔離倡議

2月1日,湖北經濟學院會計學院教授夏明等八名社會人士共同呼吁:武漢現在仍有不少已確診或大量疑似患者不能入院,面臨求醫難、住院難等問題,需要收到高度關注和迅速安排。

以下是來自委托夏明等人向政府提交的一線醫生的建議:

醫生的邏輯和防疫的邏輯是不一樣的,醫生要治好每個人,但防疫是盡量少發病,盡量少一點死亡。

現在這種局面,有可能救每一個人么?理性一點說,不可能的。不可能在每個人身上用盡醫療資源像平時那樣盡力搶救的,醫療資源是有限的。

但是老百姓理解不了,也不可能理性地看待。以為醫生是萬能的,醫院住進去了就沒事了,怎么可能?

說實話,這個病得了,大多數簡單治療就可以,比如統一收留在酒店里隔起來,統一給藥,因為都是口服的很簡單,統一供應吃飯。

很多小飯館都要倒閉了,這下就應該發動他們去做盒飯,這樣隔離病人是相對低廉的價格達到目的,完全免去全家隔離還要買菜做飯的問題,也免去了飯店進了好多年貨都要壞在店里的擔心。

然后,只需要派很少幾個醫護人員做好防護,挨個統計體溫,一旦發現有病情急劇變化就立即聯系定點醫院就醫,因為醫院有呼吸機,而賓館沒有。

這樣的好處是與在醫院里是一樣的,當然也不可能每個人都救活,但這樣能最大限度發揮醫療資源效能。

把所有疑似病人隔離起來,才能最有效地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

只有把疑似病人都隔離起來,醫院的其他科室也才能正常運作,因為老百姓不會因為冠狀病毒出現就不得別的病了。

現在我們醫院的其他工作幾乎處于一種半停滯的狀態,正常的手術做不了,因為無法分辨是否疑似,也確診不了,所以所有手術要按最高級別防護。

這樣一臺手術下來成本極高,而且大量防護用品用在防控一線(里面也有很多浪費的),所以普通手術除非救命都幾乎停擺了,那么問題來了,腫瘤病人有可能這樣子就轉移了,骨折的就畸形愈合了,怎么辦?

病人受累,醫患矛盾一定愈演愈烈。因此,我強烈建議政府:立即啟動把空置的酒店變成特殊情況下收容所,避免疫情還在蔓延。

2月2日,為有效控制傳染源,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提出,全市各城區將對“四類人員”的集中收治和隔離工作,即對確診的患者實行集中收治,對疑似患者實行集中隔離,對無法排除感染可能的發熱患者參照疑似患者集中隔離觀察,對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實行集中隔離觀察。

為加強集中收治隔離,2月5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提出,要加快解決床位緊張問題,做到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開發報道部 記者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