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時評|捐贈物資調配瓶頸如何破?除“紅會”外應讓更多社會組織參與

姚遙2020-02-01 14:34

姚遙/文 湖北紅十字會又被拋在了風口浪尖。

作為民政部在武漢冠狀病毒肺炎事件中指定管理慈善款物的湖北五家官方背景基金會之一,它發布的《物資使用情況公布表》上,一共發放口罩24.5萬個,其中流向抗疫一線醫院協和醫院的,只有3000個;武漢仁愛醫院卻收到了1.5萬個N95口罩。

仁愛醫院的醫務人員數量不到協和醫院的1/10,這家醫院也并非發熱門診定點醫院,而是一家以整形、生殖為主業的醫院。即便按如今解釋,紅會只是按照上級指示分配口罩,也不足以平息公眾的憤怒,因為一線醫院物資緊缺的信息如此牽動人心,也與大眾火熱捐贈的局面形成巨大反差。

紅會官方回應未能解釋以下這些問題:

其一,為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而承擔了重壓的一線醫院,究竟收到了多少物資,是否應當優先獲得物資配給?

其二,一線醫院目前還有多少儲備物資,還缺多少物資?

其三,湖北紅十字會總共收到多少物資,能夠調用的有效物資有多少?

如果三個基本問題短時間內無法回答清楚,前述物資管理明顯和防疫進展脫鉤的現象出現就不足為怪,也不得不引人質疑:湖北紅十字會的整個物資分配體系是否有效運轉?

同時,這不單單是紅十字會的管理能力問題,也是冠狀病毒肺炎防控體系中對社會資源的調度管理的失控。這無疑讓人揪心。

從職能上而言,政府指定五家官方基金會總體管理疫情期間的慈善款物,意味著將協調社會資源參與的任務交給了特定機構,在行政體系動員之外,搭建好社會參與的橋梁,承擔三項工作,充分地動員全社會力量,對接好社會捐贈款物,及時輸送到關鍵地方,共克時艱。

據紅會對媒體的介紹,目前他們只是接收捐贈物資入庫,并進行登記,具體物資分配和調配交給衛健委和疫情防控指揮部,統一根據醫院需求申請進行調配。也就是說,作為政府指定的官方慈善機構,理應承擔的三項工作中,去掉了社會動員和分配輸送,僅僅是接納社會主動捐贈的資源。

即便如此,各種疏漏都令社會非常不滿。不止紅十字會給莆田系醫院捐口罩的問題曝光,許多定向捐贈物資遲遲不能到位,倉儲站內物資堆積如山,缺乏人手清點處理的亂象也浮出水面。

這透露出,應急事件出現以后,工作量急劇增長,當前紅會的人力資源和管理體系早已缺乏承擔的能力。

在當下控制疫情的關鍵時期,社會資源是非常重要的補給入口,如果不能及時分配下去,不僅將危及一線醫護人員的健康安全,也將造成極大的資源浪費。作為疫情防控總指揮部門而言,應當迅速做出調整決策,解決當前物資分配擁堵,同時解決分配不到關鍵環節的問題。

可以類比的是四川,在遭遇汶川地震后積累的經驗,在雅安地震中發揮巨大作用。

政府遇到大災后,采用的是全社會參與的立體模式,而不是政府單一發力的體系。政府牽頭的救災指揮部總體統籌通路、通訊等宏觀保障,同時通過行政系統全面匯總受災情況和各地需求,并在此基礎上協調政府、軍隊和社會力量。

尤其是物資募集轉運,相當一部分工作由社會組織參與,在政府總體統籌下,根據地方實際需求指派和認領任務,解決具體問題,查漏補缺。

這樣,各方都能發揮所長,將政府的行政體系與宏觀攻堅,軍隊的整體突進和民間多變靈活、社會動員力強的優點結合起來,點面結合,不留死角,解決災區需求。

回到湖北,湖北紅十字會工作能力和當前急迫的形勢已無法匹配,政府部門是否還維持通過行政指令限定特定官辦慈善機構壟斷工作,卻無視社會資源已出現擁堵與無序分配的現象?此事關系到背后防控體系是否科學布局,宏觀指揮是否有力的問題。

紅會口罩分配亂象,和黃岡被免職的衛健委主任一問三不知,二者相通之處是暴露出指揮中心運轉不力的現實。信息堵塞,問題堆積,不能及時解決,這樣如何讓社會安心?

在當前疫情形勢嚴峻的大背景下,一個環節的工作不力,如果不能得到及時糾正,就是整個指揮系統的失敗。湖北省應當建立起高效有序的總指揮體系,尤其在物資調配的短板上,政府指定的機構不能做好,就應該相信社會,依靠社會,發動社會,通過更多企業和社會組織的參與,共同為疫情防控提供物資保障,盡快讓社會生活回到正常軌道上來。

(作者系公益從業者)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