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時評| 醫療資源承壓,互聯網首診可發揮更大作用

朱恒鵬、聶日明2020-01-29 09:42

朱恒鵬、聶日明/文 1月28日,衛健委召開新聞發布會,相關負責人介紹,這一天有13支醫療隊,大約1800人到達武漢。截止到28日晚上,有醫療隊6000人支援湖北疫情防治工作。相關機構對這些醫療力量統一調配,除了武漢外,黃崗、咸寧、孝感、仙桃等7個城市的定點醫院也有外省醫務人員在開展工作。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1月19日之后變得更為緊迫。確診和疑似人數急劇上升,醫療資源承壓,一個城市的醫療資源是依常態環境配置的,傳染病疫情是特殊狀態,資源肯定是無法應對的。

另外,肺炎疫情從有限人傳人的判斷變成人傳人,并且出現三、四代病例,醫護人員被感染或者設置保護措施,診療效率下降,會進一步降低供給,另一方面疫情擴大導致武漢及湖北其他市縣居民對自身的擔憂,大量潛在患者擔心自己患病,這加劇了醫療資源的緊張程度。

這種情況下,外省市向武漢及湖北其他地市提供醫療資源是迫不得己的辦法,也是中國作為大國的優勢。

異地調配醫療資源的成本

但行政調配醫療資源的成本太高,不是市場化的處理機制,無法成為常規的緊急應對機制。首先,成本上看,以6000個醫護人員、日常生活成本每天500元,1個月就需要1億左右的支出,這是最低的口徑。其次,還需要考慮工資和激勵的顯性和隱性成本,外省市醫護人員到武漢,面對的感染風險明顯高于原先工作的城市,志愿前往的醫護人員,需要給足激勵,不能寒了他們的心。

再次,最麻煩的還是醫護資源分派和需求的匹配問題,湖北的城市很多,衛健委的信息顯示,外來的支援力量在8個城市開展工作,湖北共有12個地級市,地級市下面還有縣,不乏距市中心較遠的縣,6000個人的資源雖然不少,但對于湖北來說,總量上肯定還是偏少的。同時,哪些地區醫療資源更緊缺會隨著疫情的發展而不斷變化,很難準確預期,這些都制約了外來支援力量全面滿足湖北的治病需求。

所以,我們使用了傳統行政動員的方式從全國派遣醫護人員,這固然值得贊賞,但我們也要看到,機制成本太高,效率也很難高起來,不宜成為緊急狀態的常規預案。那更好的辦法是什么?

抗擊疫情,互聯網醫療可以發揮更大作用

本次疫情,一些做互聯網醫療的企業分別組織了上千名一線城市的醫生進行遠程義診。在當下疫情的環境中,互聯網醫療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辦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傳染性不低,大量擔憂自己是否被傳染的其他病癥患者涌到實體醫院里,大大增加了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明明不是患者,因為想要確認是不是患者,結果真的變成了患者。

互聯網醫療大幅降低了調用一線城市優質醫療資源的成本,醫生也沒有感染病毒的顧慮,同時解決疫區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將明顯沒有感染的人排除在外,疑似病患再去指定機構確診或排除。因此,鼓勵互聯網醫療企業盡快組織資源為疫區服務是非常劃算的舉措。

現有政策制約互聯網醫療發揮作用

但我們似乎沒有看到互聯網醫療機構發揮太大的作用。這主要是政策對互聯網醫療還有較多的限制。目前以網上掛號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涌現出了好幾家,其業務幾經演變,已經向咨詢、送藥等方面滲透,2018年及之前年份,相關機構也出臺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但還遠遠不夠。

首先,現有的政策允許現有醫院+互聯網,但反過來就不太支持,以至于現有互聯網醫療企業需要找醫院合作??紤]到現有高等級醫院自身優勢太強,他們做互聯網醫院的動力并不強,“能做的不想做、想做的做不了”,這就是目前的局面。

醫療的核心業務是看病診療、開方開藥,但監管機構對此高度謹慎,互聯網出身的互聯網醫療企業只能做診療之外的非核心業務,給醫患提供線上咨詢、掛號等服務,最多到“輕問診”的地步,側重咨詢。不做核心的診療業務,也意味著患者無法使用醫保,這種環境中,大多數醫生和患者只會把這些平臺當成非必要的補充,很難認真對待,規模做不起來,因而無法發揮作用。因此長期來看,對于合資格的互聯網企業,應當允許他們從事醫療的核心業務,而不僅僅停留在“輕問診”環節。

再次,即使是現有醫療機構發起的互聯網醫院,現有政策中,他們也只能做復診,首診必須在實體醫院里面診,這意味著湖北以外的互聯網醫院是沒辦法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參與到病情的治療的,這也是“微醫”等互聯網醫療機構盡管組織了很多醫生義診,但沒有起到相應作用的原因。

事實上,即使不同醫療機構的網上診療風險存在差異,醫生是否可以網上首診依然應該讓醫生自己決定,而不是監管部門。因為醫生是一個靠醫術和醫德吃飯的行業,他們高度謹慎,一有不慎,便會砸了自己的飯碗。允許互聯網首醫,在職業規范和醫師執業證書公示的約束下,醫生若判斷網上首診風險過大,自然會要求患者線下首診,只有在判斷誤診風險不大的情況下才選擇網上首診,如果實在擔憂,可以對醫生的職稱設一些門檻(如副主任醫師以上)。

長遠來看,互聯網首診的另一個好處是,完全可以解決醫療資源與實際需求間的錯配,將一線大城市的優質醫療資源覆蓋到基層、偏遠地區。這個鴻溝一直都在,一直被批評,但一直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在本次這種十幾年一遇的疫情面前,這個鴻溝被放大了。

最后,承認互聯網醫療并讓他們可以實際發揮作用,還需要配套政策,包括符合要求的互聯網首診、復診的醫療費用可以使用醫保支付,首診和復診開具的處方可以在實體藥房或互聯網上購買藥品,允許大城市的醫生可以多點執業、自由執業等。

(朱恒鵬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聶日明系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