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觀社論|武漢“封城”:打一場抗擊疫情的全民戰爭

社論2020-01-23 19:54

經濟觀察報 社論 武漢市在1月23日凌晨2時宣布,當日上午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武漢成為一座因疫情而“封閉”的城市,這在新中國的歷史上尚屬首次。我們也許會記起17年前的非典,當時北京一些學校和社區也曾一度封閉。即使如此,北京也未曾發布類似的通告。

由此我們多少可以判斷當下的情勢。這是一個困難甚至稍顯遲緩的決定。就疫情處置而言,切斷傳染源是重中之重。當疫情持續蔓延,感染病例不斷增加,一些專業人士預期未來一段時間還可能面對更嚴重的局面,而正值中國傳統的春節假期,春運期龐大的往返人流本身就可能帶來巨大的疫病傳播風險。九省通衢的武漢被認為是疫情發源地,能否控制源頭至為關鍵。在此情況下,即使這意味著絕大的犧牲,從控制疫情進一步蔓延的大局出發,這樣的決策勢所必然,不能不為。

武漢的通告直白無誤地宣告了疫情之嚴重和形勢之緊迫性。幾乎是在武漢發布這一通告的同時,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暫緩決定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認為事關重大,“還需更多信息才能做出決定”。無論如何,這是一場波及全社會的緊急動員的開始。要問的是,危局當前,我們如何才能打贏這場抗擊疫情的戰爭?

我們需要更加公開透明準確和及時的信息。傳染性疾病的防控首先是一場信息公開的戰爭。沒有最大限度的信息公開,就沒有公眾對疾病和疫情的充分認知,也就沒有公眾的積極主動配合。如此不僅可能導致莫名恐慌和小道消息盛行,還可能錯過防控疫情的最佳時間點,導致疫情的持續擴散。17年前的非典已經給了我們深刻的教訓,我們也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17年后,我們沒有理由第二次踏進同一條河里。特別是當下我們對新型冠狀病毒所知仍然有限,傳染源尚未找到,對其傳播途徑了解并不充分,病毒存在變異可能,疫情也存在進一步擴散的風險。在這種情況下,不能有任何的僥幸心理。

各級政府和疾控部門承擔疫情防控重責,當然也是信息公開透明的第一責任人。身處一個社交媒體和各類傳播工具發達的時代,從技術角度而言,信息的及時和充分傳達與溝通本無任何障礙。關鍵在于,各級政府和疾控部門是否真的能夠把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不唯上,只唯實,直面可能的疫情和態勢。毋庸諱言,回顧疫情發展的整個過程,武漢市乃至湖北省在前期有關疫情信息的公開透明和應對上不乏值得檢討之處。情勢至此,武漢市乃至全國各省區市當引以為鑒。

武漢是疫情爆發之地。武漢“封城”,一紙不足百字的通告背負的是一座城市千萬人口的日常生活,他們正在為抗擊疫情付出巨大的代價。我們不想看到一座就此沉默的城市,我們期望每天都能看到、聽到和感受到這座城市的呼吸。我們要知道這座城市的人們正在和我們呼吸與共,我們需要讓這座城市和它的人民知道,“封城”不意味著他們成為被遺忘的群落。我們希望,政府部門能夠盡可能考慮周全一些,讓這座困于疫情,也正在為抗擊疫情勇敢犧牲的城市中的人們付出的代價少一些,更少一些,讓他們仍然保有生活的尊嚴,少經歷一些波折和苦痛。我們有能力保證這樣一座城市生活的正常和安寧,有能力讓人們不再恐慌,讓疾患者在這座城市一個不少地得到恰當的救治,盡最大可能地讓他們擺脫病毒的傷害,讓他們恢復健康。這不僅是武漢的責任,湖北省的責任,更是全國的責任。

這是一場全民戰爭。感染病例已經在全國多省區發生,而且感染病例還在不斷上升。從人口流動和疾病傳播的態勢而言,也許可以說,這場全民戰爭波及范圍仍會擴大,一些省區和城市的疫情防控壓力還可能持續上升,甚至不排除新的爆發期。特別是此前一段時間,仍有人群從武漢不斷流出,他們中間是否有潛在感染病例,又或者這期間是否會出現超級感染者,都仍在未知之數。況且,比之17年前的非典,中國人口跨區流動的比例、頻次乃至能力都大大超過彼時,這也給疾控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或許相較過去,很多重點人口流入城市監控體系和應急能力超過以往,而大數據對于輔助判斷人口流動乃至可能的風險區域也將提供過去沒有的幫助。令人擔心的倒是廣大的農村,或許應該未雨綢繆,重點盯防,不可對疫情掉以輕心。

像17年前的非典一樣,直接面對傳染的風險和生死考驗的始終是那些可愛可敬的醫務工作者。從各種信息中我們都可以了解,他們承擔的壓力太大了,他們的負荷也太重了。他們和我們一樣同為血肉之軀,為人父母兒女,為人丈夫和妻子,也為人兄弟姐妹。當疫情開始蔓延的時候,他們誓言不計報酬,無論生死,告別家人,奔赴一線。這是他們身為醫務工作者的偉大處,他們身上閃現著的人性的光輝讓每一個人動容。但對于這個社會來說,我們不能眼見他們這樣的犧牲而認為這一切應當應分。在毫不吝惜地向他們表達敬意的同時,也許更該反省的是,我們在疫情突然開始大面積爆發時候是否準備不足,從醫務工作者、病患床位、藥品試劑等各類醫療資源匹配協調,到整個體系的反應,在來勢洶洶的疫情面前,是否都有些捉襟見肘,如果作為千萬人口的省會城市的武漢是這樣,那么其他城市乃至農村地區呢?所幸,我們知道這些情況都在迅速改善當中,全國各方面的力量也在向武漢聚集,我們期待在這場抗擊新型肺炎的戰爭動員之后,整個系統都能夠高速運轉,讓各種醫療資源充分合理配置,讓醫務工作者有最有力的后援,讓他們得到最大程度的支持和幫助。如此,新型肺炎病人也才能得到最有效的救治,這是我們打贏這場戰爭的重中之重。

我們需要尊重科學。尊重科學才能尊重真相,對于那些人類尚不能很好了解和掌握的傳染性疾病才會審慎萬分,以絕不放過一個的態度嚴防死守。只有心存敬畏,才能從一開始就以負責的態度,以一套科學嚴謹的應對體系面對各種可能。這是權力的邏輯和科學的邏輯的最大區別。在某些人來看,這套體系可能看似刻板,甚至小題大做,但它運轉高效,不存僥幸。我們還需要以開放合作的心態,和世衛組織充分合作,和世界各地的新型冠狀病毒研究者一道推動疫苗的研究取得積極進展。

當然,要改變的還有國人。不妨說,很多國人的科學意識和素養不夠,因而每每我們總愿意相信那些民間驗方和網傳秘術,而不相信科學規律本身。實際上,正是對科學和自然的輕慢,才會有那么多的人喜食野味——科學證明一些野生動物很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17年前的非典也是如此?,F在,每個人都必須為贏得這場戰爭而承擔責任。對于前一階段離開武漢的朋友來說,這種承擔意味著,注意安全防護和自我隔離,一旦發現異常及時就醫。對自己負責,也對別人負責。哪怕是你春節期間盡可能地呆在家中,每天注意消毒和防護,出門戴口罩,也是責任的一部分。

有人說,即使我們知道前期信息披露和疫情應對中有可檢討處,大戰當前,現在也并非追責的時候。我們想說,這是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武漢不能出錯,中國不能出錯。因而我們要避免犯錯,還要知道哪些地方值得改進,如此才能爭取更大的勝算。輿論監督正是推動這種檢討和反省的一部分。坦白說,我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贏得這場戰爭,我們也不知道最終要付出怎樣的代價,但我們知道,只要我們真正以人為本,珍惜每一個生命,將信息的公開透明放在第一位,爭取最大多數人的信賴和支持,相信科學的力量并遵從科學規律本身,萬眾一心,全力以赴,我們終會贏得這場全民戰爭。到那時,但愿我們付出的所有代價,不會再次沉沒于蒼茫大地。我們期望這些代價成為社會進步的助力,見證整個社會的成長。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 王中王大公开内部一码 快乐十分万能组合 今天股票下跌的原因 四川麻将之血战到底 十一选五浙江十一选 海南体彩4十 规律 欢乐捕鱼礼包兑换码 重庆荣昌三人血战麻将 pk10赛车345678方案 广西11选五5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