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們和你們一起繼續“讀”

張子言2020-01-19 21:11

自2013年起,《經濟觀察報·觀察家書評》會在每年年末邀請作者回顧自己這年的閱讀,擇其中佳著進行推薦;在新一年初,編輯再把這些內容匯集起來,以“年度特刊”的形式呈現給讀者。

2019年12月中旬,我們按照慣例發出了當年的特刊約稿邀請,除截稿日、字數,請“推薦3至5本、近一二年出版的書”這類簡單請求外,這次我們還請作者酌情“介紹一兩本差書”。我幾乎可以想象到,他們收到邀請后自動忽略 “差書”(說清一本書到底哪里不好,其實更費力)開始打腹稿的樣子:其中幾位不論腹稿如何,必會限于字數等原因在截稿前才開始動手,并以最少的冊數結束推薦;還有幾位可能會絲毫不參考約稿條件,完全按照自己的構想來完成,通常這種文章的效果總是很好。

在催稿、等待截稿的日子里,2019年正式結束了。各路媒體紛紛開始了年度盤點,告別2019年、告別20世紀20年代,迎接新的一年、迎接新的時代;偶然看到有位作者在自己公眾號盤點2019年書單,50本起步……在各種“迎來送往”中,能看到的更多是焦慮、無力、無趣、應付。

我們邀請的“年度特刊”作者在面對閱讀相關的話題時似乎也有同感,“2019年,出版進入了相當沉悶的階段,這一趨勢是否還會延續,不敢斷言,但是其中或許會不乏艱辛。每年都有所謂的榜單,但是今年的榜單似乎格外蒼白”,“歲末年初,各種書單到處飛。我和人開玩笑說,這年頭,推薦書的人可能要比讀書的人都要多”。

我有些擔心2020年的 “年度特刊”,于是從開頭翻閱了過去8年里“觀察家書評”每期特刊(共7期),試圖為尚未開始的工作描摹路線。2018年和2019年,時任“觀察家書評”主編劉玉海先生分別用“閱讀,不確定的世界”和“閱讀,不安的世界”為兩期特刊命名,回望2019年、展望2020年,那些不安、不確定仍將繼續。我們提不出任何解決方案,唯有繼續“讀”,讀書讀人讀時代讀世界。盡管閱讀在很多時候,只是撫慰自己。

截稿期的到來,化解了我所有擔心。我們優秀的作者填補了我們從未區別于同行的“焦慮、無力、無趣、應付”。他們對2019年的出版做出了相當可看的總結,也預告了2020年可能的出版趨勢。

春節臨近,中國農歷跟公元紀年不同,每送走一年就送走一甲子,屬于2019年的己亥年就要過去了,已經到來的2020年將進入的是又一個庚子年。感謝各位讀者一直以來的關注,2020年我們會和你們一起繼續“讀”。

觀察家書評主編兼觀察家部高級編輯
官方正版欢乐斗地主 北京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龙王捕鱼视频jdb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内蒙11选五推荐号 用哪个app赚钱最快 重庆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股票开户的条件 幸运飞艇单双稳赢图片 贵州11选五数据遗漏一定牛 海南旅游上市公司名单